第3章(1 / 2)

温暖宋祁渊 1942 字 22天前

    自从那天宋祁渊不由分说对她一通乱糟后,温暖消停了好几日。当然,她那么乖巧不是放弃了,而是伺机而动,酝酿更大的阴谋。

    只是,还未等到她付诸行动,意外降临!

    “温暖小姐,你母亲因为心脏病,心功能已完全不堪负荷,外加车祸创伤,那颗脆弱的心,已经不能保证她身体的各项机能,医院有合适的心源,如今就差五十万的手术费,温暖小姐,机会来之不易………”

    钱………

    她需要钱,一笔足以治好她母亲心脏病的钱!只有拥有一个健康的心脏,她才能撑到苏醒的时日………

    温暖瞳孔微缩,收起懦弱与灰霾,她必须坚强,她不能倒下。五十万………

    思忖了一晚,第二天她打车来到宋祁渊的公司,望着眼前这座高耸入天际的摩天大楼,她深呼吸了一口气。

    八十八楼。

    敲门后,里面冷沉熟悉的声音响起:“请进。”

    高跟鞋踩在价值高昂的地毯上,她姿态万千的走到他办公桌前,风情的笑着:“怎么,几天不见不认识了?”

    就如从前一般,每次见他时,总是化着精致的妆,那张妖媚的脸上挂着虚假的笑容。而,眼底的贪欲从不加掩饰,或者说,她这个人一直都很简单。

    “你又犯哪门子贱?”他邪佞的脸上透着寒意,眯眼,拧眉冷声问。

    温暖尴尬了几秒,快速又厚着脸皮抬了抬小屁股,坐到了他的怀里,手顺势勾住了他的脖子:“我缺钱花了,赏点钱给我呗。之前分手说过的,五十万,钱给我吧。你该不会和我玩出尔反尔?”

    宋祁渊蹙眉,眸色灰暗,盯着她的眸光满含冷冽。

    她跟了他三年,这三年来,他从未对她动过欲念之外的情,可如今看着她作贱的模样,他依旧感觉到了愤怒。

    她就不能要点脸?

    “温暖,我改变主意了,你这样的货色,最多值五万。”他从保险柜里抽出几沓钞票重重地砸到她的身上:“拿着钱,滚!”

    男人的轻贱与讽刺像是一根根细针,扎着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