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三章 友好邻居(1 / 2)

广绫 3172 字 16天前

    商枝勒紧裤腰带。

    做梦都想不到有一天,她要捆紧肚皮防饿。

    前世春风得意,风光无限。

    今生不提也罢。

    太凄凄惨惨戚戚。

    如今正值春季,山里野菜多,商枝扛着锄头挖一些野菜回来填肚子。

    门口放着一个碗,里面两个巴掌大的糠饼。

    除了陈四一家,没有人会给她送吃的。

    商枝饿得不想动,她丢下锄头c菜篮子,一屁股坐在地上,拿起一张饼往嘴里塞。

    又干又硬,硌牙,粗粝得拉喉咙。

    难以下咽。

    她向来重口腹之欲,为了营养搭配,又不失美味,她自己下厨练就一手好厨艺,养叼了嘴,寻常食物更难入口。

    看着手里半张硬邦邦的糠饼,叹一口气,就着水往嘴里送。

    目光炯炯有神,充满斗志。

    不为别的,就算为一口热乎饭,她也要出人头地!

    薛慎之从镇上回来,一眼望见蹲在地上一边吃饼一边拿着石头在地上划拉,嘴里念念有词的商枝,眸光淡淡,视线落在地上的字,眉心一蹙。她将佛跳脚的食材与步骤,色泽c香味c口感详尽的列出来,只看一眼,脑海中便能勾画出一碗色香味俱全的佛跳脚,满口生津。

    商枝垂涎的口水横流,不用喝水也能用口水配着糠饼下肚,香喷喷地吃完一张饼。

    她扔掉石头,站起身,看着前面的少年,青眉绛唇,清隽秀雅,一双墨黑的瞳孔,清冷寡淡的像是覆盖着一层冰。只是苍白的脸上带着病容,颀长的身姿清瘦羸弱,因而消减了他眼底的冷冽。

    商枝移开视线,目光瞥见他手里提着的篮子里,掀开一角的布露出里面雪白的馒头,她吸吸鼻子,还闻到肉的香味。

    她舔了舔唇,想说给他治病,不用给银子,换一个馒头,两块肉吃。

    还没有张口,少年微微抿着薄唇,缓步走向隔壁的屋子。

    “小哥,你体弱多病,身染沉疴,我替你治病,不用给银钱,换你的”商枝见他侧头望来,被他盯得舌头打结,手指指着他的篮子,“馒头。”

    薛慎之很意外,她主动与他搭话,给他治病,就是为了一个馒头?

    “不必。”

    薛慎之进屋,顺手关门。

    商枝愣了愣,听到屋子里隐隐带着压抑的咳嗽声,突然一个激灵,她记起少年是谁了!

    薛慎之!

    比起原主的臭名声,薛慎之也不遑多让,他是克父克母的天煞孤星。薛许氏生产的时候,薛父去请稳婆摔断腿,薛许氏难产差点没命,虽然是最小的儿子,却不得薛许氏喜欢,可是薛慎之却是天赋奇才,刮风下雨,无论天气多恶劣,他都缩在私塾外听课,惹得薛秀才怜惜,免了束脩让他进去念书。

    八岁那一年他下场,考上县试案首,知县曾言:少年俊杰,将来必堪大用!